梦桦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266章 辛夷载酒

第1266章 辛夷载酒

热门推荐:《雪鹰领主》 《巅峰小农民》 《主宰之王》 《大魏王侯》 《异世傲天》 
    翻过十座山,越过九条河,酒小酒终于找到了巡山小妖所说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地建着无数树洞仓库,夜枭一族世代居住于此,负责看守玄枵宫的物资储备。

    察觉到酒小酒的闯入,一名巡视的夜枭族小妖顿时飞了过来,落在地上,将手中兵器一横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口令!”

    “什么口令?”酒小酒一愣。

    “不知口令,即为身份不明者,不得进入千树宝库,速速离去!”夜枭族小妖不容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是听巡山小妖指点,才找来这里的,有事求见你们统领…”酒小酒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速速离去!”

    “可…”

    “速速离去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酒小酒无法进入千树宝库。

    望着千树宝库紧闭的大门,以及大门周遭冷面无情的众守卫,酒小酒顿时有了被欺骗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巡山小妖明明说了来此地可以寻得酿酒材料,莫非竟是骗她?她分明连此地大门都进不去,哪有半点材料可寻!

    又或者,那小妖只是忘了提及此地守卫森严,需要口令出入…

    “要隐匿身形,潜入此地寻找材料么,我虽只是渡真修为,但若是运用鱼主爷爷所授的手段,等闲之人绝对察觉不出我的潜入…”

    酒小酒正动着歪脑筋,忽见遥远处,一名妖魔驾云而至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身披木甲、内着杏黄衣的女妖,以酒小酒的眼力,半点也看不穿此女修为深浅。

    “此女修为远超于我,故而如此。至少是碎念境,甚至可能更高…”酒小酒暗道。

    那木甲女妖降至千树宝库大门外,方一降落,便有众守卫迎上前,恭敬施礼,“恭迎辛夷前辈!”

    “原来这位女前辈是叫辛夷…”酒小酒暗道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我今日来此,是想取用一些材料,不知可与不可。”辛夷女一面解释,一面转过头,朝远处酒小酒的方向望了一眼,随即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似乎并不介意酒小酒的窥伺。

    辛夷女何人也?

    此女便是宁凡消灭亿万蝗妖时,救下了那名战车女将。

    本体是上古异种辛夷木。

    修为是万古六劫的仙帝之境。

    区区渡真境界的酒小酒,自然看不破她的修为深浅。

    另一边,一听说辛夷女想来千树宝库取用仙材,众守卫顿时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“这…我等只负责守卫宝库,前辈能否取用材料,我等做不得主,需由统领大人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见你们统领便是。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只有一事,还需向前辈禀明,想入千树宝库,必须交接口令,此乃女萝大人定下的规矩,还望前辈不要为难我等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口令我自然知晓。‘我劝天公降仁义,天公赠我宁真君’,可是如此?”辛夷女道。

    “错了错了,这是上月的口令。本月新换的口令,是‘日月星辰,区区砂砾,不及前辈半点’。”

    “…我竟不知此地更换了口令,如此,怕是没有资格进入此地了。”辛夷女失望道。

    “无碍的,前辈虽然没说对口令,然而言及宁前辈时,眼中推崇之意绝非虚假,如此纵使口令不对,也是可以进入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还能如此…”辛夷女庆幸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居然还能这样!”远处的酒小酒,不知该从何处吐槽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,我等这便为前辈开启大门。”守卫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有劳了。对了,那位酒妖与我同入此地,可否?”辛夷女朝远处的酒小酒招招手。

    酒小酒一愣,虽不明缘由,但还是屁颠屁颠跟在了辛夷女的左右:若能不费吹灰之力进入此地,她自然不会大费周章潜入的。

    守卫们自然不敢过多为难辛夷女。

    于是乎,在辛夷女的带领下,酒小酒混进了千树宝库大门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带我进入此地。”酒小酒谢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必谢我,我会帮助你,是因为你是宁前辈的子侄晚辈,自会对你多一分优待的。”辛夷女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误会了,我才不是那个家伙的子侄晚辈…”酒小酒连连摆手否认。

    “你若不是宁前辈的子侄晚辈,身上为何会有宁前辈种下的雨之印记。这印记可以瞒过旁人,甚至可以瞒过你本人,但绝对瞒不过碎念之上的存在。不,倒不如说,这印记是宁前辈特意展示给我等看的,为的就是告知我等,不可对你出手。这是一种潜在的保护。你有如此长辈呵护,很幸福呢。”辛夷女一脸羡慕,看着酒小酒。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什么!那个家伙竟在我不知道的时候,在我体内种下了他的印记?而这一切,我居然毫无察觉?”酒小酒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越想越后怕!

    越想越齿冷!

    她她她,居然被宁凡种了印记!

    这是什么印记!

    这是随时随地都能监视她、追杀她的印记!

    完了完了!

    日后行事一定要小心,切不可对那个家伙流露半点不满,否则定会遭受报复的!

    “你好像很害怕?”辛夷女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并没有…”

    辛夷女点点头,不再多言。二女一路无话,寻至夜枭族统领所在的树洞,言明来意。

    听闻辛夷女想来取用此地仙材,夜枭统领一愣,而后否决了辛夷女的请求。

    轮修为,夜枭统领只是一介碎念初期,远不及辛夷女高深。

    可他仗着自己是女萝老祖钦点的千树宝库看守,料定辛夷女不敢在此地造次,故而并不是多怕辛夷女。

    对方是仙帝又如何?

    对方又不是玄枵宫本地妖魔!

    老夫乃是玄枵宫的看守,怎可能平白无故,将自家物资送给其他宫?

    若真做了此事,才是大祸临头,事后怕是要被女萝老祖狠狠惩戒…

    “统领当真不能通融一二?”辛夷女一脸平静,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,实不相瞒,女萝老祖有过严令,本宫物资,不予外宫之妖,辛夷前辈莫要为难晚辈…”夜枭老祖故作为难道。

    “统领莫要急着回绝,你且看仔细些,我身旁这位小友有何异处?”辛夷女大有深意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一介渡真小妖,能有什么特殊…”夜枭统领神念一扫酒小酒。

    初时神色轻视。

    旋即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面色大变,当场从座位站起,趋至近前,朝辛夷女、酒小酒抱拳谢罪。

    “失礼,失礼!原来二位竟是宁前辈的近人,多有怠慢,还望二位海涵!”

    “女萝老祖有令,若宁前辈门人来此,一应需求,皆可应允。”

    “二位需要什么仙材,自取无妨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最终,酒小酒从千树宝库拿走了大量酿酒之物。

    可她并不开心,反而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她感觉…自己好像被人利用了!

    被当成了工具人!

    “辛夷前辈,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只要有我跟着,夜枭统领必会给你想要的东西?”酒小酒语带幽怨道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考虑过有你跟随,夜枭统领会好说话一些。却不料,他比想象中更通融十倍,百倍。前辈威名,竟令群修震慑至此,真是令人神往。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前辈你修为远超于我,却来骗,来利用我这等小小晚辈,这样好么,这样不好…”酒小酒更怨念了。

    “兵法有云,善战者,求之于势,不责于人,故能择人而任势。我身为兵修,自也精通此道,不足为奇。”辛夷女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居然是兵修?这流派,很少见呢。”酒小酒被辛夷女所言勾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被当成工具人的懊恼顿时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“兵修也好,道修也好,所行之事虽不同,所求之道却是殊途同归。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好深奥的言论…说起来,前辈看上去个性木讷,却不料颇具城府呢,真是令人意外。”酒小酒。

    “兵者,诡道也,若无城府,便修不了兵法之道。虽诡,却不失本心,便算是真正的兵修了。比起此事,我才是更加意外呢,正常人遇到陌生人相助,第一时间就该考虑他人的动机才对,你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我领你入宝库,是想合则两利…我以为你知道。”辛夷女用一种“我很诧异”的眼神,望向酒小酒。

    “…”更怨念了!

    “虽有合则两利的打算,但其实,我也存了救你一命的心思。毕竟你是宁前辈的子侄后辈,不可能对你见死不救的。”辛夷女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救我?我有遇到危险么?前辈何出此言。”酒小酒不解。

    “若我不带你同入宝库,你可是打算潜入此地?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诶?我的心思有这么明显?”酒小酒一惊。

    “是啊,全写在你脸上了。你可知,此地千树宝库暗藏杀阵,是女萝老祖亲手所布置,你虽颇具手段,却不可能瞒过杀阵潜入此地,一旦触动杀阵,后果不堪设想…如此,我带你同行,就不是合则两利了,而是三利。”

    “…此地当真如此可怕?”酒小酒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那夜枭统领为何轻视于我?因此地杀阵之棘手,便是我辈仙帝也难抵挡,何况是你。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诶诶诶?前辈居然是仙帝!我竟然和一位仙帝大能平辈交谈了这么久?”怨念一扫而空!心情反倒有些得意了!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救命之恩!”当然,最起码的感激,酒小酒还是懂得的。

    “不必言谢,都说了,这本是合则两利之事。单就一般普遍性而言,你不必谢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酒小酒崇拜地望着辛夷女。

    虽然有时候听不太懂这位前辈的话,总觉得这位前辈很厉害呢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女修,若此生能如这位前辈一样,修成一代女帝,定是不枉此生了吧!

    “对了,你酿酒的材料找齐了么?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…没有。”酒小酒。

    “之前你在千树宝库取仙材时,面有难色,果然是因为未能寻齐材料么。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前辈真是慧眼如炬!”酒小酒。

    “还差多少种材料?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差很多。”酒小酒。

    “那你跟着我,正好我也要去其他地方寻找材料,说不定你也能在那些地方找到想要的东西。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…等等,前辈是不是又想利用我!”酒小酒。

    “单就一般普遍性而言,这是合则两利的事情。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这个北极宫似乎处处都是危险,跟在前辈身边,应该不至于糊里糊涂殒命…”酒小酒。

    于是,生性怕死的酒小酒,同意了继续充当工具人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前辈为何要四处寻找仙材呢?”酒小酒。

    “我的目的和你一样呢。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诶?前辈知道我的目的?”酒小酒。

    “知道,你是为何宁前辈,可是?我想送宁前辈一件宝物,至于你,应该是想酿酒送给宁前辈吧。我们的目的,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我们的目的,都是为了回报宁前辈的大恩大德啊!——这是辛夷女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原来前辈与我同病相怜…”酒小酒感同身受道。

    我们的目的,都是为了给宁凡赔罪,以免被宁凡秋后算账追杀!——这是酒小酒的想法。

    二女一路离开玄枵宫,进入到第三宫娵訾宫,第四宫降娄宫,第五宫大梁宫,第…

    有酒小酒这位活招牌在,二女无论到了哪里,都被此地主人奉为座上宾,一应需求,莫不应允。

    就这样,二女一路转遍了北极十一宫,唯有最后一座星纪宫还未去。

    一路寻访,辛夷女所需材料已然寻齐,倒是酒小酒所需材料仍旧差了一种。

    “好可惜,走了这么多地方,都没找到最后一种材料。”酒小酒大感失望。

    “你所需的最后一种东西,是什么?”辛夷女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天道紫气。此物太过罕见,寻不到此物,原也不足为奇。”酒小酒。

    “…若你所需的最后一物是天道紫气,我知道哪里有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们尚未前去的那座宫殿。”

    北极宫第一宫,星纪宫!

    “诶?前辈不是说,星纪宫特别凶险,便是你这般仙帝也不敢擅入?”酒小酒。

    “是很凶险没错,若非本土所生的星魔,一般只有准圣修士敢深入此地,仙帝若是深入,九死一生。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居然这么凶险…那我们…”很怂很怕死的酒小酒,不想去星纪宫冒险。

    可她更想酿出美酒,送给宁凡,与宁凡了结因果,并顺道从宁凡手中换到想要的东西送给鱼主爷爷。

    “若只是在星纪宫外围寻找天道紫气,我不介意陪你同去。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前辈愿意与我同去?可你不是已经找齐所需之物了么?已经没有和我联手的必要了吧?有什么特殊理由非得冒此大险么?”酒小酒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单就一般普遍性而言,我确实没有理由继续帮你了。不过,有一位前辈用自己的行动教过我一件事…不能对自寻死路的傻瓜坐视不理。若我不陪你去,你应该会独自前去吧?”

    “前辈你真是太帅了!”酒小酒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那位教我此事的前辈,才是真的帅呢…”辛夷女清冷的脸上,露出一丝神往。

    她是酒小酒所憧憬的前辈。

    宁凡却是她所憧憬的前辈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于是二女一路来到星纪宫。

    有酒小酒这位身怀雨之印记的人同行,素来眼高于顶的星纪宫星魔们,并不敢阻止二女进入此宫。

    星纪宫是北极十二宫的核心所在,此宫环境与其他十一宫截然不同,在这里,没有大地,亦无天空,四周只有混沌虚空。在那混沌之中,充斥着无数紫气与黄气。

    紫气名为天道紫气,是天道尚未成形的模样。

    黄气名为地柱之气,是地柱尚未成形的模样。

    紫黄二气,暴虐异常,野性难驯。若有人接近,便会有无边紫黄二气袭来,凶险万分。

    若只是这种程度的凶险,辛夷女还不至于如此忌惮。

    偏偏,当年为了抵挡封魔巅群魔来袭,多闻老妖引爆了星纪宫的化雷池,将其中的本源雷海放出。

    那才是真正的恐怖!

    那是连封魔巅大魔都能重创的东西!

    本源雷海,无色无形,亦无气息!

    你很难感知到,虚无混沌的星纪宫中,何处散逸着本源之雷。

    你很难知晓,何时何地,会有无形的雷海袭来。

    据说只有临死的一刻,才能看到袭击自己的本源之雷是何等美丽、绚烂…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星纪宫么,天地灵气竟无序到了这等程度!”酒小酒满脸震惊,看着眼前的混沌虚空。

    她从未见过如此混乱无序的场所!

    灵气是无序的!

    时间与空间的流动,皆是无序的!

    前方不远,明明就有她所需要的天道紫气漂浮,可她不敢伸手去收取!

    汗毛耸立!

    不敢妄动!

    就好似有无形的凶险威逼着自己,一旦伸手,就会…死。

    “你不胡乱伸手,是对的。就在你前方三步所在,便有一缕本源之雷散逸。一旦你向前,顷刻就会毙命。当然,你体内有雨之印记在,即便殒命此地,那印记应该也会护住你一丝妖魂不灭,给你重塑自身的机会。单就此事而言,宁前辈对你真的很好呢。”辛夷女道。

    “我体内的印记,原来这么有用么…”酒小酒目光一阵茫然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宁凡给她种下印记,是为了追杀,为了秋后算账,如此看来,似乎并非如此…

    她是不是误会了宁凡。

    那个人,是不是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坏…

    “对了,前辈之前不是说,此地散逸的本源雷海不可见么,为何你能看到此处三步之外有本源雷散逸?”酒小酒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此地雷海虽不可见,但却可以通过灵气流动来推测本源之雷的布局。”辛夷女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想从混乱的灵气流动中,推断此事,应该很困难吧。”酒小酒。

    “嗯,很难。我等兵修最擅战阵兵势之道,所修无非是阵与势,可便是我,也只能推算出周遭十步的雷场布局,更远,则办不到;且每一次推测,都需要耗费大量时间、心神。你跟在我身边,在这里,一步都不能乱走,切记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酒小酒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在星纪宫的外围活动,莫要深入。只可惜,外围的天道紫气多已被本源之雷污浊,不可收取,想要从万千污浊紫气当中找出可以收取的那一缕,需要无数计算…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于是乎,二女以比龟爬更慢无数倍的速度,在星纪宫外围区域行进着。

    偶尔也有混乱的紫气、黄气袭来,皆被辛夷女击散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二女行进了百步左右,辛夷女身上多出了三处轻伤,酒小酒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二女再次行进了七十步左右,辛夷女又多了四处轻伤,酒小酒依然平安。

    三个时辰后,二女再度行进五十步,辛夷女增加了一次重伤。

    这一刻,酒小酒感到了内疚、自责。

    她哪里看不出,辛夷前辈此刻已然心神大损,显然是计算过度的结果。又因紫黄二气的袭击愈发频繁,辛夷前辈已经有些难以抵御了。

    若只有辛夷女一个人,倒也不至于只行进如此距离便难以抵御。

    可谁叫辛夷女是带着一个拖油瓶进入此地的呢?

    多一个人,凶险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,而是几何式的暴涨。

    想要同时计算两个人的安全行进路线,亦是艰难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”酒小酒。

    “嘘,不要说话。你有没有听到什么怪声?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有么?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错觉么…也罢,根据我的计算,再向这个方向前进五步,便有一缕无垢紫气可以收取,待取得此物,你我便抽身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…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一步,两步,三步,四步,五步。

    二女终于来到了一缕无垢紫气跟前。

    不待酒小酒收取紫气,异变陡生!

    无形的风压,陡然从星纪宫内部席卷而出。

    那风压,将原本混乱的天道紫气吹得愈发混乱!

    紫气的格局,发生了巨大改变!

    “不要伸手!紫气的布局改变了!有人不想我们取走此地紫气,故而改变了此地格局!”辛夷女大惊。

    究竟是谁,竟能做到如此可怕之事!

    嗡嗡嗡,嗡嗡嗡!

    继风压之后,有无尽刺耳的嗡鸣声,从星纪宫深处传出。

    那是…超越第二步境界的大道共鸣之声!

    “有很可怕的东西,在星纪宫深处!是它,不允许我们乱取此地紫气!”辛夷女似有所感,俏脸霜寒。

    “有多可怕?比宁凡还可怕么?”酒小酒怂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比喻…”辛夷女面露不解。

    因为她觉得宁凡一点都不可怕,反倒十分可亲、可敬。

    倒是星纪宫深处的某物…可怕程度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。

    嗡嗡嗡嗡,嗡嗡嗡嗡!

    大道共鸣声加剧了!

    如催促,似驱赶!

    “那个东西似乎想让我们快点离去…”辛夷女一脸难看道。

    “能办得到么…”酒小酒好想哭。

    她就不该来这个地方,更不该拖累辛夷前辈一道涉险!

    “很难…那个东西一番发怒,打乱了此地格局,你我进入此地的路线,已无法原路离去,必须重新计算离去之路,而这,绝非一时半刻便能办到…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…那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知…不好,它过来了!”

    在辛夷女骇然的目光中,一缕黑芒从星纪宫最深处一路横冲直撞,飞驰而来!

    无惧四周潜藏的本源之雷!

    无惧暴虐混乱的紫黄二气!

    它以两点之间线段最短的直线方向,一路横冲而来,那股气势,不可匹敌!就连足以惊退远古大魔的本源雷海,都被此物冲击得七零八乱!

    究竟…是何等嚣张恐怖的存在,隐藏于此地!

    辛夷女如临大敌地看着那物来临的方向。近了!越来越近!那物越是接近,辛夷女的表情反而越是平静了,生死当前,她视如冷漠,唯一考虑的,并非自己生死,而是如何将酒小酒安全送离此地。

    酒小酒有宁前辈的印记守护,如此,她应该足以护住酒小酒一缕妖魂安全逃离…

    咦…

    这缕愈发接近的黑影…

    似乎,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在辛夷女渐渐错愕的目光中,被其视为洪水猛兽的神秘凶物,降临到了身前。

    很眼熟的东西。

    辛夷女前不久才见过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…一个黑不溜秋的小黑球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什么…”酒小酒被小黑球吓傻了。

    她亲眼见到小黑球一路来临,撞碎了无数紫黄二气,更撞得本源之雷发出无尽嗡鸣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…近乎不可摧毁、不可阻挡的来临!

    那种气势,令人绝望!令人怀疑这世间是否有谁能阻止此物,降服此物!

    比鱼主爷爷杀人时的气势,都要凶戾、可怕一万倍,一百万倍!

    “别怕,我们应该不会有事。”辛夷女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此言何意?”酒小酒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这是宁前辈的东西,所以应该不会伤害你我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莫要说笑,宁凡那家伙…宁前辈怎么可能收服如此可怕的法宝!”酒小酒表示不信。

    下意识想对宁凡用些不敬的称呼。

    可想起体内雨之印记的守护,却是不经意更改了称呼。

    “…这不是法宝,具体是什么东西,我也不清楚。此物本归一只转生期的蝗妖准圣所有——又或者,其实是那位蝗妖被这黑球所有。而后,此蝗殒命,此球被宁前辈驯服…总之,它应该不会伤害你我。”辛夷女

    “前辈说的好乱,我听不懂。总之,我们现在安全了,对吧?”酒小酒。

    滴溜溜,滴溜溜!

    黑球在二女周围旋转,虽不能言,酒小酒却能隐隐感觉道,这黑球有着人性化的思维,似乎…像是在对二女擅取紫气的行为表示谴责。

    “它是在训斥我们么?”酒小酒问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…我不太懂它的思维,不过宁前辈似乎很懂。前辈的手段,真的十分高深呢。”辛夷女推崇道。

    滴溜溜,滴溜溜!

    小黑球旋转了许久,终于不再绕着二女转了。

    它似乎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又或者,它终于从酒小酒的体内,察觉到宁凡的印记气息了。

    嗡嗡,嗡嗡。

    一阵阵黑色的大道波动,从小黑球体内传出。

    在那大道波动之下,混乱无序的紫黄二气、以及不可见的本源之雷,开始朝着远处散开。

    混沌虚空中,出现了一条黑色大道波动铺就的路。

    “它大概是想让我们沿着此路,前往星纪宫深处。”辛夷女道。

    “要去么,我有点怕。”酒小酒怂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不怕,反而十分期待呢。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诶?期待?我没听错吧?你很期待?期待什么?”酒小酒。

    “此球既然在此,其主或许也在此地。我所期待的,自然是有可能在星纪宫深处,看到宁前辈了。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宁前辈会在此地?我听说,他最近忙着修复一件法宝,应该没有空闲来此地吧?”酒小酒。

    “又或者,前辈正是为了修复重宝,才来此地的。是与不是,一去便知。”辛夷女。

    “…可我还是觉得,不要贸然深入此地为妙。诶?前辈你等等我!”

    不待酒小酒劝阻,辛夷女已沿着小黑球铺就的道路,向着星纪宫深处飞去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酒小酒也只能硬着头皮,一道前行了…